60岁的欧盟 需要灵活性重振雄风

28个马上就要变成27个。

自1957年3月25日《罗马条约》签署以来,欧盟(彼时为欧共体)就给人以处于永久性危机之中的印象,尽管欧盟之父让·蒙内(Jean Monnet)曾断言“欧洲总在重重危机中浴火重生、适应危机并且成为这些危机的解决方式之总和。”

然而在迎来了60周年庆典的这一年,欧盟面临的麻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其中最令东欧国家难以下咽的是,他们被迫妥协。在3月25日的庆典活动上签署了含有“多速欧洲”设想的《罗马宣言》,一个喜气洋洋的庆典峰会却成为了欧盟下一个十年各方角力的发端。

近十余年以来,东欧各国将“多速欧洲”设想视为在欧盟内部形成“二等公民”的前兆并予以抵制,然而伴随英国脱欧以及应对难民危机不利等多重乱象,即便是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这样倡导欧盟联邦主义的元老,也已经务实地放弃了欧盟全体加速一体化的想法。

在历史上,每当欧洲一体化进程遇到阻碍时,“双速欧洲”、“核心欧洲区”以及“多速欧洲”的提案就会浮出水面,作为一种威胁方式,用以警告那些在立法方面拖后腿的成员国。只不过被“英国脱欧”事件警醒后,看起来这一次包括法德在内的国家,是要来真的了。

联邦主义者重提“多速欧洲”

60年前,荷比卢法德意等欧洲六国领导人为实现欧洲永不再战、联合自强的理念,在罗马签署《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后来,人们把这两个条约统称为《罗马条约》。条约的签署标志着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欧共体)诞生。

西德首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左)

60年后,在签署《罗马条约》的荷拉斯与居里亚斯大厅,欧盟27国领导人签署了新的《罗马宣言》,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知趣地没有前往:在几天后,英国将成为第一个启动退欧程序的欧盟成员国,这给庆典蒙上一层阴影——在一体化大半个世纪之后,欧洲面临着不可忽视的瓶颈。

在德法的强力推动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背书之下,《罗马宣言》中写入了有关“多速欧洲”的设想:“我们将共同行动,并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采取不一样的节奏和步伐,但会一如既往地遵循《罗马条约》的精神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并向那些随后想要加入的国家敞开大门。”

“多速欧洲”或“双速欧洲”并不是一个崭新的概念。早在1976年,欧洲早期的外交家就开始提出“双速欧洲”的概念,在1994年,面临随后欧盟东扩(1997年左右开始)的前景,彼时法国总理巴拉杜尔(Edouard Balladur)提出了“三个同心圆的欧洲”:内在核心区为单一货币同盟,中间层为非单一货币区,而非最外部由同欧盟具有紧密关系的非欧盟成员国组成。

2000年,当时的德国外交部长费舍尔(Joschka Fischer)提出了一个准备在超前国家中建立联邦制的概念,彼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则提出了欧盟内“先驱团体”的概念,当时的英国人则更喜欢“可变性几何”这样的术语,无论如何使用何种方式进行描述,德法英三国在彼时的看法是非常相似的,即欧盟内真正的核心圈是德法英“三国峰会”,主角则是施罗德、希拉克和英国首相布莱尔,他们所推崇的“两种速度”可以令欧盟政治一体化速度加快,但也让新加入的东欧国家感到气愤,怀疑欧盟将自己当作二等公民。

在欧元危机中,“两速欧洲”和“多速欧洲”的概念又在智库和各种政策制定者的推动下被旧事提起,不过由于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的意外落选令德法联盟暂时瓦解,直到法国总统奥朗德当政后期,欧盟内事务的德法同盟才重新建立,然而此时已为时过晚:各国联手抗击难民危机失利,冲击了欧盟各国国内选情,点燃各国民粹主义,欧盟的整体行动迟缓也一定程度上对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负责。

在此种情况之下,以德国总理默克尔为首的国家领导人在今年重新提出“核心欧洲”和“多速欧洲”概念。

“核心欧洲”这一概念是朔伊布勒曾经在年轻时代所率先提出的,他是一位长时期的联邦主义拥趸者,即便如此,他也认为,考虑到目前的民粹主义对欧盟的敌对情绪,欧盟需要一点灵活性了。

“联邦制的想法并没有消失,但目前还没有机会实现。在所有国家或大多数欧洲国家中,主流意见都不赞同给布鲁塞尔增加国家主权份额。” 朔伊布勒表示,“所以我们必须改进我们的政府间主义工作方法。能有些次优选择的好处总是比一点好处都没有强。”

容克则在专为此次罗马峰会准备的欧盟未来《白皮书》中直接指出了这一多速欧洲的想法,即“欧盟成员国将不再需要按照同一速度进行融合”。

容克还提出到2025年的五种设想,其中一种即为“愿者多做”,具体而言有意愿的国家可在防务、货币、税收等领域加速推进一体化,而其他国家可以选择不参与。一体化政策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从核心国家逐步拓展到其他成员国。考虑到德法等国家的选举情况,容克希望2019年6月之前可以看到具体行动方案。

谁为“多速欧洲”设定规则

可以预料的是,在欧盟核心成员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四国领导人积极表态支持建设“多速欧洲”地同时,这一想法受到了包括波兰在内中东欧国家地强力反对,而其中波兰等国最担忧的是如果形成“多速欧洲”格局,谁将是政策的制定者?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在最新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部分成员国担心“多速欧洲方案”将架空欧盟,让德国等核心成员国占据更多资源,成为主宰国。

波兰前经合组织(OECD)大使、GLOBSEC智库副主席维斯尼维斯基(Wisniewski)指出,欧洲存在德国霸权,默克尔推动之下的政策只对德国有力,对其他任何国家都无益处,在未来“任何整合都将加强这一趋势,而欧洲其他外围国家将被剥夺权利,譬如通过欧盟结构基金从欧盟得到的资金等等。”

担心自己会被排除在一些关键政策之外,是除了上述核心国家之外,许多所谓“边缘”国家和中东欧国家最大的恐惧。

在60年的整合之后,欧盟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各种由于政策、融入度不同以及地缘原因所所产生的各种俱乐部,除了申根26国以及欧元19国之外,还包括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国四国组成的“维谢格拉德四国”,以及以希腊为首的,南欧国家组成的“地中海俱乐部”等等。而上述小团体目前对于“多速欧洲”持有反对意见,认为这样的政策将令他们成为欧盟内的二等公民,加大西欧和中东欧之间的裂痕。

然而在西欧国家看来,从欧盟结构基金中常年拿巨额补贴却拒绝接受政治避难和移民的中东欧国家已经先行放弃了在欧盟的团结。

不过亦有欧盟内专家指出,英国脱欧为欧盟敲醒了警钟,欧盟需要面对现实:新一代选民已经不存在对二战的痛苦记忆,道德上对一体化的说教将不再奏效。

《经济学人》则在最新一期的特别报道中写道,“欧盟在60周岁生日这天状况不佳:它需要更多的灵活性来重振雄风。”

可以预见的是,除非欧元区整体强力复苏,“多速欧洲”将成为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欧盟内部角力的焦点,而欧盟罗马特别峰会仅仅是个开端。


本文标题:60岁的欧盟 需要灵活性重振雄风 - 国际
本文地址:www.hennews.com/world/11902.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